黑桃B资讯业界详情
中国人可能没见过世面,一本性教育书就大惊小怪
来源:网易原文地址 编辑:哎哟2017/03/12 09:18

过去一周,北师大出版的小学性教育教材《珍爱生命》已经被人翻来覆去讨论了无数遍,至今不少人依然认为该教材“ 尺度太大”。

这些反对者不知道中国日益攀升的艾滋病感染率和儿童性侵案件,与中国性教育环境恶劣有直接联系。当然,他们也不知道那些看起来特别开放的“歪果仁”,却因为从小接受的性教育,性行为更为谨慎,性心态也更为健全。

全社会都有性教育

我们今天回顾欧美国家的性教育发展,会发现他们经历了相似的历程。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性解放”运动和女权启蒙运动,使得更多女性摆脱传统观念的束缚,尝试自由决定性行为,如在美国,1971年已有75%的美国人赞成婚前性行为,这是五十年代的三倍。

但这也使得大量少女未婚先孕,性教育此时开始大范围普及。如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澳大利亚已基本形成学校的性教育基础。

而艾滋病在八十年代的蔓延,促使欧美各国将性教育把更多关注放在性病上,并将性教育与生理、繁殖、性安全结合于一体。如法国于八十年代,教育部倡议学校应将HIV/AIDS的信息加入到性教育课程中。

64565496e37a406d9a2be72157565b0720170310232027.jpeg

德国儿童性教育漫画

大部分的欧美国家官方都对性教育有要求。一些国家有统一的教学大纲,大部分国家把部分决定权交给学校、家长或学生。如在法国,中学学生可自行选择是否上性教育课程,但必须在四年期间参与20到40个小时的性教育工作坊。

除了学校外,公益机构、政府机构、媒体、博物馆也参与其中。荷兰阿姆斯特丹有世界上第一个性博物馆,该博物馆建于1985年。从各种文化的性禁忌,维纳斯裸体雕像到中国“春宫图”,使性有更多被讨论的可能。

637943a548a24b90b1f966745f34e16020170310231949.jpeg

2012年4月6日,荷兰阿姆斯特丹,性博物馆。/视觉中国

生理需求没什么大不了

这些欧美国家多数采用综合性教育,瑞典为这类教育的典型。瑞典在1977年制定了性教育守则。从1993年开始将性教育写进义务教育。

性教育始于6岁,由“我从哪里来”开始,儿童了解怀孕和分娩,也会接触和社会问题相关的不孕和收养;在高中后,学生开始不仅学习生理知识,还会学习恋爱关系、家庭关系,并讨论性道德和性规范。

d85d18b24c974d9fa6152cd394794bb820170310232951.jpeg

2015年10月8日,加利福尼亚,一所高中学校的学生正在上性教育课。/AP

这类综合性教育“尺度”很大,但也很科学。在中国人看来相当难以启齿的自慰,欧美儿童在青春期就相当了解,并且被教育自慰是正常的,是符合人类生理需求的。

在这类教育系统看来,了解自慰,既可以使儿童正视人类需求,也可以更好地明白何为猥亵和如何防止被猥亵。这类教育认为,只有科学地了解性,才可以更好地对待性。

cb41a731301148af892f0c3f1bd06ea820170310234600.jpeg

2015年11月19日,成都某高校。许多中国人的性教育课从大学才开始。/视觉中国

同性恋是瑞典教育的一个重要主题。学生从青春期开始就开始了解同性恋——无论何种性取向,都值得被尊重。此外,是否选择婚姻、是否选择生育,也被认为是可自由选择,并无论如何选择,都应当被尊重和包容。在瑞典的性教育守则上,“学生需要学会包容”是守则之一——在瑞典性教育系统中,性教育远非只是教授生理知识。

过夜是被允许的

“如果你的男朋友不愿意使用避孕套,你会怎么回应?你的朋友是怎么看待避孕措施的呢?把你认为的你朋友们的想法写下来,然后去问他们是不是这样想的。 ”这是荷兰性教育课堂的一个常见情景,这些学生可能只有12到15岁,而荷兰的教师在获得教师资格前,需经过性教育的培训。

除了瑞典,荷兰也是性教育的典范。除了教师须经过严格培训,荷兰的家长也会大量接触性教育的图书,公益机构则会提供性知识咨询,荷兰营造了全民的性教育氛围。在荷兰,甚至有8所医院可提供免费提供堕胎手术。

5c5f3edd57e24619bd7409a09d77e90d20170310233350.jpeg

荷兰著名性教育家Sanderijn van der Doef 的著作封面

但没有人会向青少年灌输性观念。荷兰主张将传授性知识,和引导讨论性话题,但孩子究竟“何时开始第一次性行为”,“是否采取避孕”,这些都由孩子自己做出决定。

在家庭里,开诚布公地与孩子讨论性是常见的。如是否在交往对象家过夜,是家庭讨论常见的主题。一个调查中,一位父亲提到他的女儿曾打算在一位交往了数个月的男孩子家过夜,他提醒女儿,这很可能意味着那位男孩子打算和她发生性关系——但他也把决定权交给女儿手上。而最终结果是,女儿自行决定要交往更长时间、关系更稳定后再和对方过夜。

性知识越多越安全

比起不少中国青少年在第一次月经或梦遗时还一头雾水,欧美青少年的性知识可谓“老司机”。2006年,有研究考察了芬兰青少年在青春期、性器官、避孕、性交、怀孕、自慰、性疾病七个方面的知识,芬兰青少年回答的正确率在一半以上,而在自慰和避孕上的正确率分别达到了84%和76%。

性知识越多,会容易发生性行为吗?在评论北师大教材时,很多家长表达类似担忧。然而,一项2008年的研究表明,如果此前接受过性教育,那么女性在15岁前发生第一次性行为的比例为9%,男性则为10%,而如果没有接受过性教育,则比例上升为女性22%和男性32%。也即是说,性教育反而会推迟第一次发生性交年龄,青少年会更谨慎对待性行为。

3d869e732df844528293a68ba40d743920170311003802.jpeg

2016年4月14日,上海成人展开幕。许多中国人的性知识来自于邻国日本。/视觉中国

不仅如此,性知识越多,性健康上也更有保障。如在性疾病方面,在1965年到1970年,瑞典淋病在20-24岁的男性和15-24岁的女性群体中蔓延,后瑞典政府在学校的性教育中更加强调性疾病知识,后在五年间,淋病感染率下降了40%。

至于性安全,一项2005年的调查表明,85%的荷兰年轻女性在第一次性行为中会采用避孕措施,而澳大利亚则为90%,法国为78.9%。

04b8a27b1e184b4087b9af49e85694fe20170310234008.jpeg

2016年2月27日,澳大利亚悉尼,在同性恋狂欢节到来前宣传安全性行为。/视觉中国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时期的一个研究表明,中国年轻女性中曾采用避孕措施的比例仅为69%,可见中国女性性安全意识的低下。不仅如此,大部分曾经堕胎的年轻女性也不会吸取教训,只有29.7%在堕胎后第一次性行为中会采取避孕措施——33%的堕胎女性此前已有过两次或多次的堕胎经历。这些血淋淋的教训表明,性教育的缺乏只会导致盲目和愚昧。

参考文献:

1.Guus Valk, THE DUTCH MODEL,world of learning

2.Carl Gustaf Boethius, Sex Education in Swedish Schools: The Facts and the Fiction,Family Planning Perspectives, Vol. 17, No. 6 (Nov. - Dec., 1985)

3.Danielle L. Deaton, Amy T. Schalet: Not Under My Roof: Parents, Teens, and the Culture of Sex,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Chicago, Illinois

4.Sex education, wikipedia

5.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

6.白尚祯,时代背景下的美国学校公民教育中的性教育管窥,中国性科学

7.Heather Weaver , Gary Smith & Susan Kippax Corresponding author, School‐based sex education policies and indicators of sexual health among young people: a comparison of the Netherlands, France, Australia and the United States, Sex Education Sexuality, Society and Learning

8.Y. Chenga ,X. Gnoa, Y. Lia, S. Lib, A. Quc, B. Kangd, Repeat induced abortions and contraceptive practices among unmarried young women seeking an abortion in China,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ynecology & Obstetrics

9.探秘欧洲最古老的性博物馆,国际在线

10.方刚,荷兰性教育很“前卫”,效果很卓越,荷兰在线

11.Trisha E. Mueller , Lorrie E. Gavin, Aniket Kulkarni,The Association Between Sex Education and Youth’s Engagement in Sexual Intercourse, Age at First Intercourse, and Birth Control Use at First Sex,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12.Osmo Kontula,The evolution of sex education and students’ sexual knowledge in Finland in the 2000s,Sex education

微信扫码关注,随时随地浏览,也可以加入QQ群哦

黑桃B用户俱乐部
客官,快来赞一下
精彩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赶快抢沙发吧!
热门发现更多 >>
热门视频更多 >>